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络小说 > 穿越言情 > 锦屏记 >

第二百九十章 画蛇添足

【回目录】

第二百九十章 画蛇添足

原来如此,怪不得当初在荀府,荀淑芳总是有意无意地找小吴姨和荀淑芝的麻烦,对荀淑芝比对她还差,闹得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,荀卿染都不相信小吴姨是荀淑芳的亲姨母。

这也是方氏惯用的手段了。

荀卿染看着荀淑芳一脸的恨意,明明还是恨方氏的吧,那为什么又给荀淑兰提亲,永庆郡王世子,有什么外人不知道的秘辛?

“周嬷嬷跟着太太到荀府,在太太身边伺候了几十年,是太太的一条狗。太太所作的事情,她大都知道。三妹妹不妨和她聊聊,周嬷嬷可是记得三妹妹的亲那。”荀淑芳又恢复了脸上的笑容。

“大姐姐到底想说什么,不妨直说。”荀卿染淡淡地说道。

“妹妹是聪明人,难道就没有想过,妹妹的亲当年那么受宠,为什么突然悄无声息的没了?之后,府里更是没人敢提起?那枫林晚曾经是谁的住所,为什么黄纸了这些年,老爷为什么总是回避那个地方,太太为什么死也不肯住进去?妹妹难道还猜不出其中的关系?”荀淑芳看着荀卿染道。

看来荀淑芳是知道了当年的往事,因此一直诱使她查问。

“我历来愚钝,大姐姐既然知道,何必瞒着我,告诉了我岂不是好。”荀卿染道。

荀淑芳咧嘴一笑,“三妹妹,你总不大信我。我何必做着恶人,这件事,妹妹还是亲自查问明白最好。”

说得漂亮,真的不愿意做恶人,为什么三番五次的挑拨,却又不肯直接告诉她,让她去查,为的是什么。

“大姐姐又在哄我了。”

荀淑芳脸色变了几变,荀卿染似乎对此事并不那么在意,这让她非常不快。她的打算,是让荀卿染去问方氏,以方氏的脾气,肯定不会好好收场,两人仇怨更深。这是她愿意见到的。当然了,最好荀卿染、或者荀君晖去质问荀大老爷,到时候父女反目。最后大张旗鼓地闹出来,姐弟两人都失去一切,那个场景,荀淑芳光是想想就高兴的要笑出声来。

“妹妹可以去问问太太,若是担心从太太口里无法知道实情,当然最好的法子是去问老爷。”荀淑芳真挚地说道。

荀卿染瞟了一眼荀淑芳,荀淑芳打的是什么样的主意,她心里顿时明白了。只是,人算不如天算,荀淑芳如何料到她这次在平西镇,遇到了在京城中无论如何都无法遇到的人。那些陈年往事,仿佛雪泥鸿爪,她已经窥见大概,并且决定埋藏起来。潘多拉的盒子,还是不要打开的好。

“有劳大姐姐费心了。”荀卿染淡淡地说道,“只是,这件事只怕始终无法如大姐姐的意,大姐姐还是省些事吧。”

荀淑芳一愣,看着荀卿染半响,才强笑道:“三妹妹竟然是如此冷清的人。”

荀大这是从后面赶上来,“大姑,三姑。太太方才已经醒悟了,这婚事是打着灯笼难找,只求大姑成全。”荀大奉承着荀淑芳。

见时辰尚早,荀卿染就和荀大说了,要在府里随便走走。荀大正有事要和荀淑芳单独谈,自然乐得答应了。

荀卿染便顺着逶迤的甬道,走到前面书房来。

辛姨见荀卿染来了,喜出望外,又抱了囡囡出来。

“囡囡天天念叨着三姐姐,姑送来的那些小玩意,囡囡喜欢得紧。”辛姨道。

囡囡已经五岁,荀卿染少不得抱了囡囡,问她每天做什么,囡囡很乖巧,话说的也很流利。

“姨将囡囡教得很好。”荀卿染赞道。

坐了一会,辛姨抱了囡囡下去。

“大姑今天也来了?”辛姨问道。

荀卿染点点头,问辛姨,“大嫂什么时候和大姐姐走得这样近了?”

辛姨叹了口气。

“莫怪姑不知道,不过是这几天的事情。”辛姨道,“大出门进香,遇到了大姑。后来,杨府送了两箱子东西来,大收了,就和老爷和大爷说,以前的事情完全是误会。还下帖子请了大姑,从此来往的亲密了。”

两箱子东西?

“有看见的小丫头说,是两箱子古董,似乎是天天那年送给大姑的。”辛姨又道。

原来有这么回事,怪不得了今天她还没到,荀淑芳就先来了。

荀卿染又将荀淑芳给荀淑兰提亲的事情说了。

辛姨听得也十分惊讶。

“大姑这事,打的什么主意?真是让人难懂,难道是大姑对太太的恨意消了,打算做好人?”

辛姨说完自己就摇了摇头,和荀卿染对视了一眼,两人都不相信会有这种可能。

“不管怎么说,最后总要父亲同意,这门亲事才能作准。”荀卿染道。

辛姨点头,知道荀卿染这是给她提醒。

“姑放心,这可关系着一家子的人,不会任由她们胡作,定要让老爷慎重从事。”辛姨道,“……家里总养得起一口两口人的。”

一会工夫荀大打发人来请荀卿染,说是宴席已经准备好了,请荀卿染过去用饭。荀卿染就辞了辛姨,往梧桐院来。

荀淑芳已经另换了一套衣服,荀大一脸的喜气。大家一起入席,荀卿染没什么胃口,不过略动了动筷子,荀淑芳竟然也没吃什么。前院派人过来说是荀大老爷那边也已经吃过了酒席,荀卿染便起身告辞,寻师傅昂不顾大的挽留,也一同出来。

荀大送两人到二门,依旧不忘嘱咐荀淑芳。

“放心吧。”荀淑芳对荀大笑道,“我最是刀子嘴豆腐心。你信得过我,将我当个人看,我赴汤蹈火都愿意的。”

说这话,却瞟了荀卿染一眼。

“大面冷心热,总是让人误会了去,做人极是吃亏的。”周嬷嬷陪笑道。

“可不是。”荀淑芳咯咯直笑,“总被人误会,让我心凉,可人一求我,我又心软下来了。”

“大姑为人风光霁月,是再好没有的人了。”荀大奉承道。

荀淑芳咯咯笑着上了车。

荀卿染就让荀淑芳的马车先行,等了齐攸过来。齐攸喝了酒,虽没有醉,也不好再骑马,就和荀卿染一起坐在马车里,慢慢地从荀府出来。

这马车是他们在平西镇的时候,专门找巧手工匠打造的,十分宽敞舒适。何况只坐他们夫妻两个,并瑄儿和福生两个孩子。

瑄儿和福生见齐攸一起坐马车,两个都欢喜的不行。一上车,瑄儿就吸着秀气的小鼻子,“爹爹,臭。”

虽是这般说,小身子还是黏在齐攸身上。

齐攸故意冷着脸,抱起瑄儿,一定要香香。瑄儿笑个不停,扭着身子躲闪。荀卿染搂着福生看着,一时间马车内只有其乐融融,方才的郁气氛一扫而空。

齐攸的目光在荀卿染脸上扫过,想要说什么,可碍于瑄儿和福生都在,便先忍下了。

马车走了一会,突然慢了下来,恍惚听得前面人声喧闹。

“怎么回事?”齐攸挑起车帘,向外面问道。

荀卿染顺着车帘缝隙,向外张望。原来他们已经走到狮子林大街,远远地见荀淑芳那辆马车歪在岔路口上,似乎出了什么事。荀卿染能看见周嬷嬷带着人在马车旁,另外还有几个穿着光鲜的小厮,将人群和马车隔开,马车旁还有一匹白色的高头大马。

远远地看不是分清楚,那几个小厮似乎不是杨家的人。

“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?”齐攸吩咐道。

一会工夫,人群散开,几个人抬了顶红尼大轿过来。马车被挪到路边,周嬷嬷扶着荀淑芳上了轿子,一个月白长袍的年轻公子在旁边护着,等寻师傅昂上了轿子,那人翻身上马,护着那顶轿子走远了。

派去探问的人这时也回来了。

“杨大的马车走到路上,突然坏了。”那小厮回禀道,“王尚书府的王三公子路过,救了杨大,如今是用王家的轿子,送杨大回家。”

齐攸点点头,表示知道了,吩咐马车继续前行。回到齐府,荀卿染就和齐攸先到宜年居,给容氏请安。

荀卿染将荀府的情形都和容氏说了,特别说了荀淑芳给荀淑兰提亲的事情。

容氏听得十分仔细,若有所思。

福生和瑄儿毕竟还小,在外面玩了半天,有些累了。福生还好,瑄儿靠着容氏打了个小小的哈欠。容氏见了,就让齐攸和荀卿染带着孩子先回宁远居休息。

回到宁远居,荀卿染就让带了瑄儿和福生去睡。

“卿染,你也歇歇吧。”两人脱了大衣裳,齐攸关切地说道,“我见你脸色有些不好。”

“是吗?”荀卿染从旁边拿起靶镜照了照,“还好吧。”

“现在好了些,方才刚上马车的时候,你神色很不好。”齐攸将靠枕放在荀卿染背后,让靠得更舒服些。

“卿染,你不用应酬杨大,你每次见过她,心情都会不好。”齐攸道。

原来齐攸这样细心,她如此细微的情绪波动都感觉到了。

“只怕以后却是躲不开了。”荀卿染叹道。

我有话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