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经典名著 > 中国古代名著 > 孙子兵法 >

《孙子兵法》读后感——孙子兵法与机会成本

【回目录】

  最近看到历史频道解读孙子兵法的节目中讲,较之传统上攻城掠地,殊死杀伐以求威名荣耀,类似象棋的战争理念,孙子兵法更像在下围棋:一盘棋,表面看去风起云涌,实际上却可以不杀一子,以最小的消耗寻求最大的利益。Allinall,SunTzucarednothingbutvictory

于是赶紧上网弄了本武宫正树写的入门教材,企图重拾年少时半吊子都算不上的爱好。按先前的印象,作为所谓“宇宙流”的开创者,此公下棋可谓大气磅礴,气象万千,不纠缠于一城一池的得失,旨在宏观构图,雄才伟略。一言以蔽之,我觉着哥们下棋应该和Moon乱矿有一拼。

不想这实在是对大师的误解,书一开篇,武宫正树就指出了一个常见的错误:行棋时一味追求格局的宏大,而不是将既有子力分布所提供的可能性纳入考量;这样一来,即便构筑起所谓的“大模样”,也会因为子力配置效率的低下,留给对手无数蚕食和打压“大模样”生存空间的机会。

多年来受主流商业逻辑的耳濡目染,渐渐把“机会成本”较之“沉默成本”在引导决策方面的优越视作当然。武宫达人的教诲可谓拍案惊奇。并非是说机会成本这个概念不好——Don’tcryoverspiltmilk,防止我们因为一些无可改变的既成事实束缚住了手脚,而应当理智的专注于未来的诸多可能性,这样才有益于本就面向未来的决策制定。

然而一味强调机会成本,影响了我们对过去的态度。Don’tcryoverspiltmilk.Indeed.Neithershallweignoreit.不错,已经发生的无可改变,然而既然发生了也不该视而不见。牛奶撒了是无可挽回的损失,但这个事件本身提供的可充分挖掘的意义绝不应该被我们的MovingOn所抹杀。武宫正树指出的行棋要充分利用先前的棋子分布,便是这种态度。落子无悔,此话不假。然而僵死的棋子,哪怕仅仅是败招、昏招,不仅有可能成为日后劫材,甚至为未来走势提供呼应,或者作为配合大局的弃子选项也颇有裨益。

在这一点上,孙子兵法中讲得更为妙:“敌人之间来间我者,因而利之,导而舍之,故反间可得而用也。”意思就是说,如果敌军派了间谍到我方来刺探军情,切不可出于气恼将他杀死,一定要以重金收买,开导魅惑,让他成为doubleagent,进而向原本的雇主散发假情报,协助我方实施反间计。

在孙子的眼中,任何事件都是鲜活而有价值的,已经发生的事件并不因为无可改变而“沉默”。落下的棋子,切不可轻易放弃,因为“凡兴师十万,出征千里,百姓之费,公家之奉,日费千金;内外騷动,怠于道路,不得操事者七十万家。”决策者贪图不受历史羁绊的一时草率,万千家庭便生灵涂炭。

昨天听刀J*B述《天朝的崩溃》时,记下了这样一句话:1840年的鸦片战争,作为两千年来东西方文明最大规模的一次接触,其胜败结局势必将主导后来整个世界的发展走向。

之后的历史也恰如其份的印证了这一点。西方人尤其是美国人的商业逻辑殖民了大半个地球,然而当我发现,西方人以近乎崇拜的语调诵读着我们烂熟心中却又不曾甚解的文本,当我站在他们的视角,用他们的语言领略我们先祖的智慧时,不禁被孙子为黎名苍生之福祉计的觉悟所感动:

TheartofwarisofvitalimportancetotheState.Itisamatteroflifeanddeath,aroadeithertosafetyortoruin.Henceitisasubjectofinquirywhichcanonnoaccountbeneglected.

兵者,国之大事,死生之地,存亡之道,不可不察也。

而这样的理念在两千年后仍有一丝机会挽救众生于水火。当拉姆斯菲尔德用不可靠的情报,怂恿布什跳进伊拉克战争的泥潭,鲍威尔说了这样一番话:“Ijustdon’tgetit,Mr.President,Idon’t.BecauseIamasoldier.AndI’dbemightysurebeforeIputyoungAmericanlivesatrisk.”

我有话说